当前位置: 波音平台官网 > 保温饭盒 >
昆明29所小学恢复午餐供应 23万小朋友吃得香
发布时间:2019-03-07 11:31   信息来源:admin   
       小   中   字体:大  

  五华区部分小学昨天起恢复供应午餐,23075名学生选择在校吃午餐。恢复供餐第一天,午餐口味和质量如何?昨天中午,经过同意,本报记者分别进入春城小学和红旗小学两所学校,试吃学生午餐,现场感受学生午餐的质量。整体来看,午餐质量还不错,米饭很松软,汤稍微有点油腻,鸡腿受欢迎,但莲花白稍微有点辣。

  今天起,春城小学、红旗小学、武成小学、文林小学等五华区多所小学,将开始对供餐企业进行招标。

  五华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昨天,五华区部分暂停学生中餐配送社会化服务的学校,克服困难,在开展情况调研、做好新一轮邀标的同时,按原办法提前恢复了引入学生中餐配送社会化服务,为家长排忧解难。

  上周,五华区教育局对学生家长进行了午餐问卷调查。据有些家长表示,如果进行午间有偿监管,每月合理的费用应该在40元左右。还有家长觉得应该在20元左右,也有家长觉得应该免费监管。

  根据五华区教育局的统计显示,8月26日,五华区暂停学生中餐配送社会化服务的28所小学,共有23075名学生报名,学生的中餐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目前,各学校正抓紧按程序进行新一轮邀标工作,力争于9月2日全面恢复引入学生中餐配送社会化服务。

  记者获悉,今天起,春城小学、红旗小学、武成小学、文林小学、大观小学、新闻路小学等五华区多所小学,将开始对供餐企业进行招标。

  “送餐车来了,送餐车来了!”昨天上午11点30分左右,一辆微型车径直开进了红旗小学靖国校区,这是昆明春苗学生营养食品服务有限公司负责运送学生午餐的专用车。还没进入校门,附近几名家长就围了上来。

  红旗小学有两个校区,其中靖国校区用餐的学生数量相对较少。在靖国校区,大概11点40分左右,春苗公司3名工作人员陆续从车上把午餐保温箱抬了下来,一共有数十箱,每个保温箱里面都放置了24盒午餐,其中还有清真餐。此外,还有几大桶汤,同样也是保温桶,有学生的半人高。

  差不多11点45分,距离放学还有半小时。孩子们还在教室里上课时,送餐公司的工作人员已经分别把保温箱逐个抬到各教室门口,记者上前打开保温箱,一摸饭盒底部,还有些烫手。打开饭盒看,里面是3菜1汤:一只卤鸡腿、一份素炒莲花白、一份洋丝瓜炒肉,另外还有大约2公两的米饭。据介绍,米饭不够吃可以加,饭后还有一碗番茄豆腐汤,看上去还不错。

  12点15分,孩子们放学了。一部分回家吃饭的孩子先离开了教室,其余留下来的孩子开始到教室门口有序领取午餐。记者看到,每个班都有两名老师在现场维持领饭秩序。在一年级教室,老师们还给孩子们教起了吃饭礼仪:“先把饭盒盖子打开,然后把小盖子放在旁边。吃饭时不要讲话,不要打闹。”很快,孩子们开始吃起了午餐。

  记者观察到,许多孩子打开饭盒,首先吃的都是鸡腿。“哎呀,怎么有辣椒呀!”一些不吃辣椒的孩子,很快就用勺子把辣椒挑出来,才接着吃。12点45分左右,孩子们基本都吃完了。不过,在回收饭盒的箱子里,还是有部分孩子的饭盒里有一些剩饭剩菜。据介绍,一直到下午2点左右,一些没吃过的饭菜都还是热的。

  学生午餐的味道和质量如何?记者与红旗小学校领导联系后,经过协调,记者进入红旗小学进行试吃。

  昨天中午12点半,记者从红旗小学午餐发放处领到了一份学生餐,并在一年级(4)班与全班25名同学一起吃饭。餐盒里有一只鸡腿、一份素炒莲花白、一份洋丝瓜炒肉,以及1公两左右的米饭。

  开始品尝,鸡腿看上去稍微有些清淡,但散发着卤味香,莲花白比较适合云南人的口味,不过酱油稍微多了一点;洋丝瓜炒肉和素炒莲花白这两个菜,里面或多或少都有零星的干辣椒;米饭的口感比较松软。

  吃完饭菜,还可以抬着碗去教室外面打汤。汤里有豆腐丁,番茄也比较新鲜。不过,汤的表面漂着一层浅浅的油,如果喝多了就会觉得有一点腻人。

  有趣的是,在一年级教室吃饭过程中,坐在小朋友中间的记者不断“遭到”他们的“鄙视”:“我们这里不是饭馆呀,你怎么到这里来吃呀?”“你都这么肥了,怎么还吃这么多呀!”

  也许是成年人的缘故,记者在吃完一份饭菜之后,只感觉到七分饱,如果再吃一盒同样的午餐,估计也还能吃下。据老师介绍,饭不够吃还可以再添。

  记者还在春城小学一年级(5)班的教室试吃了一份午餐,同样是一个卤鸡腿、洋丝瓜炒肉、素炒莲花白和2公两米饭。番茄豆腐汤全部放在不锈钢的保温桶里,学生可以拿着自己的碗去请工作人员盛。此外,工作人员还带了两个保温桶装米饭,如果不够吃,还可加饭。据了解,春城小学按照每餐8.5元标准,根据每月实际上课天数来收取午餐费。

  中午12点开餐,记者拿到盒饭时,还是十分热乎的。饭盒里有分格,米饭和每一个菜都分开放在不同的格子里,每个饭盒里配了一把金属小勺。从外观上看,除了卤鸡腿上有少许辣椒之外,另外两个炒菜都放了大蒜和糊辣椒来炒,洋丝瓜炒肉是个串荤菜。

  记者吃起来觉得味道还算清淡可口,不过不少小朋友表示莲花白吃起来“有一点辣”。在值班老师的照顾下,几乎所有的小朋友都把盒子里的饭吃完了,其中鸡腿最受欢迎,只有少部分不能吃辣的小朋友剩下了一些莲花白。

  春城小学副校长张昆妹介绍,昨天是学校恢复供餐的第一天,订餐的数量随时都在更新,最后一共订了1400多份,比起上学期少了600多份。“上学期我们有88%的学生都在学校吃午餐。”张昆妹说,由于上周暂停供餐,有部分家长给孩子报了“小饭桌”,不能退款,估计一个月后,会有更多孩子在学校就餐。

  小学老师的辛苦,在午间管理时体现得淋漓尽致。昨天在红旗小学,每个班都至少安排了两位老师进行午间管理。起初,不仅要给学生发午餐,还得在教室内维持就餐秩序。待所有孩子吃完后,老师才能吃上饭。

  紧接着,午餐后的时间,一直到下午2点,老师也没闲着,想休息一下也是几乎不可能。记者了解到,午间老师还得对学生进行监管,如果是一年级新生,老师还得专门带着他们玩游戏或者讲故事。一年级(4)班就是这样,吃完饭之后,班主任给大家讲起了故事,一些想休息的孩子趴在桌子上睡起了午觉。

  “不仅要管他们吃饭,还得带着孩子们玩,比如讲故事、听音乐、玩游戏等,相当于是额外增加了两节课。”其中一位老师告诉记者,一、二年级低年级学生没有作业,中午需要老师花心思。

  一年级新生还不太适应小学生活,加上是第一次在学校吃午餐,一些家长按捺不住内心的担忧,跟保安好说歹说,“混”进校园,跑到孩子的教室门口,想亲眼看看孩子吃的咋样。

  在一年级某班门口,五六个家长探着身子,眼巴巴地望着教室里的孩子。突然看见门外的妈妈,一个小姑娘“哇”地哭了起来,妈妈见状也忍不住哭了。还有一个小男生直接冲出教室,哭着抱住奶奶,死活不让她走,最后经过老师的劝说,这才安静下来。

  男孩小金也是如此,刚开始吃第一口,就看见妈妈站在教室门口,他也忍不住掉眼泪,但一直忍住没起身走出教室。金妈妈恨不得冲进教室去,不过还是控制住情绪,一直站在门外安慰儿子:“赶快吃,下午妈妈来接你。”

  “今天是第一天,很仓促,学校也不好统计名单,一直到上午10点45分,还最后加了一次数量。”昆明春苗学生营养食品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韩志强说。

  上午10点55分,春苗公司的9名工作人员从关上出发,把1400多份午餐送往春城小学。

  11点,一辆白色面包车“打头阵”开进了春城小学。记者从车窗外看到,面包车里装着不锈钢汤桶和几个蓝色大保温箱。

  11点20分,一辆白色小货车开进学校。小货车在操场上停好,身穿蓝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下车打开车门,货箱里装了满满一车的蓝色保温箱。随后,工作人员戴上一次性手套和口罩,按照每个班级订餐的数量,将蓝色保温箱运送到每班教室门口,供学生自取。

  12点,学生开饭,在教学楼前的空地,学生们拿着自带的小碗、杯子或者饭盒,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有序地排队盛汤。

  12点40分,所有学生吃完饭之后,工作人员将汤桶收拾好,从各班门口取回装满饭盒的保温箱,将饭盒里学生剩下的饭菜全部倒入其中一个保温箱。

  下午1点20分,送餐的工作人员收拾好卫生之后,开始吃饭,吃的是和学生一样的盒饭。

  从教25年来,春城小学一年级5班的班主任张卫红老师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带一年级新生了。昨天是星期一,按照年级的排班表安排,轮到张卫红值班带午餐。因为一年级新生是第一次在学校吃午餐,11点下课后,张卫红就开始带着班里的小朋友熟悉吃饭的“流程”,第一个项目就是饭前洗手。

  “吃饭的时候,小朋友不可以讲话,不可以打闹,要文明用餐。”洗完手,所有学生都回到教室以后,张卫红开始教学生一些简单的用餐礼仪。与此同时,看到窗外已经有工作人员忙碌着搬运保温箱的时候,孩子们都迫不及待地拿出家里带来的碗,准备开饭。

  开饭前,张卫红取了一份盒饭放在讲台上,向学生讲解:“绿色那面放在下面,打开白色的盖子,把盖子放在旁边,骨头和不吃的东西可以先暂时放在盖子里。每个人都要把自己盒子里的饭吃完”

  “米饭和汤不够,可以去外面请叔叔阿姨加,加完后记得要说谢谢。”“吃完之后先用纸擦擦小嘴,最后再来擦桌子。”“吃完了,把所有东西收到饭盒里,再把饭盒送到教室门口去。”学生吃饭时,这是张卫红重复得最多的话,几乎每个孩子表示自己“吃完了”,张卫红都要教一遍。

  12点40分,所有孩子吃完午饭,去操场自由活动了,张卫红才抬了一份盒饭到办公室里坐下来吃。还没吃上几口,12点50分,午休的铃声就打响了。张卫红又忙着把小朋友招呼到教室里去。有睡午觉习惯的学生可以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学校也鼓励学生带自己的课外书来阅读,作业没有完成的同学还可以由老师个别辅导完成作业。

  直到下午2点,直到孩子们再次去操场活动的时候,张卫红才能坐下来接受记者的采访。

  “中午带午餐,我们都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张卫红说,尽管有很多无奈,但是作为教师,职业道德要求自己必须这样做。“既然家长把孩子交给了我们,我们就要带孩子吃饱,帮家长解决好后顾之忧。”

  与上周中午放学时小学门口人山人海的场面不同,昨天是五华区各小学开学第二周,恢复午餐供应后,中午放学小学门口的家长明显少了很多。

  对于恢复午餐,一些不放心的新生家长特意来学校门口看,而更多的家长则乐得清闲。更有家长打趣,“发现连下了两天的雨,恢复供餐后早上天都放晴了。”

  “最信赖的还是学校,”孩子在龙翔小学读二年级的梁先生前些天给孩子报了一个午托班。现在学校要恢复供应午餐了,他第一时间就把午托班给退了。

  不少家长都表示,报午托班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学校恢复供餐了,很多家长都退了午托班。“对午托班始终不放心”,文林小学门口,罗女士对记者说。午托班接孩子还是有一段路,并且又不知道每天饭菜具体是什么样的,所以始终不放心,罗女士昨天就退了午托班,“付了一个月的费用,就去了3天,但必须要退,还是在学校吃午餐好。”

  在各小学门口,开学第一周的时候会有许多午托班的人在发传单,而学校供餐后,便完全没有了这些人的踪影。宣传人员不再热衷于发传单,家长也没有围拢一堆询问收费和服务情况。记者去了文林小学附近的一个午托班,发现这里只有7个孩子在用餐。而上周记者来的时候,这个午托班有19个孩子。“这几天都招不到人了,大多来的都是办退班手续的,”一名在午托班兼职的大学生告诉记者。开学那两天找到的学生特别多,人手不够就找了好几个兼职。现在,陆陆续续地都被辞退了,“因为生意不好”。他对记者说“感觉午托班刚遇到了春天,寒冬紧接着就来了”。(记者 刘超 孙琴霞 实习生 明军)(春城晚报)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COPYRIGHT © 1977-2018  BY 波音平台官网_波音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